去年末,知名网文改编的《庆余年》在腾讯视频与爱奇艺热播。虽然该剧的高品质内容引发了追剧热潮,但由腾讯视频与爱奇艺抓住用户痛点所推出的超前点播模式,却引发了外界的众多争议。

对于原本就已经购买了会员服务的用户来说,在有了VIP资格后,结果前面还有VVIP在等着,显然谁都不会开心。而面对视频网站的这些不合理举措,有人为了精彩的剧情捏着鼻子认了,但也有人却不打算忍气吞声,其中身为律师同时也是爱奇艺会员的吴声威,就因此在北京互联网法院起诉了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

尽管相比于市值动辄成百上千亿的互联网企业,个人的力量相比显然并不对等。虽然在起诉后的半年时间里,经过了爱奇艺方面就管辖权异议以及突击提交证据等动作后,在6月2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宣判了这起“爱奇艺庆余年超前点播案”。判决中称, “超前点播”违法,构成违约,被告爱奇艺需向原告连续15日提供原告享有的VIP会员权益,被告赔偿原告公证费损失1500元,并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至于爱奇艺方面为什么会输掉这场官司,法院是这样认定的,“虽然基于爱奇艺公司网络服务的特点,可以单方变更合同条款,但应当以不损害用户权益为前提。爱奇艺公司单方增加‘付费超前点播’条款的行为损害了吴声威的主要权益,对其不发生变更合同的效力”。简单来说,就是爱奇艺在与会员履行合同的过程中,未经会员同意通过修改服务协议条款的方式,纵向切割会员权益,将原来的会员权益一分为二。

法院尽管肯定了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但同时也点明了爱奇艺不能以损害已有会员权益的方式来实施新的条款。而从这一案件来看,虽然超前点播这一方式被确认是合理的,但也明确了企业不能单方面更改合同,并损害用户利益。因此外界也有观点认为,这或许也是后来爱奇艺推出星钻会员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判决中法院也肯定了会员专属广告是合法与有效的。尽管爱奇艺只需赔偿吴声威1500元人民币以及15天的会员服务,对于有着130亿美元市值的爱奇艺来说,这点损失几乎连九牛一毛都谈不上,但是面对法院的一审判决,爱奇艺方面却显得并不是那么服气。

日前,爱奇艺方面对一审判决的声明中表示,“超前点播模式的推出是为了满足用户日益多元的内容观看需求。感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法庭并没有否定我们的探索和尝试,肯定‘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我会不断完善产品和服务,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体验。对于其他判决信息,我们保留上诉的权利。”

判决中“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但不应损害会员已有权益”这一条款,到了爱奇艺的声明中,就变成了“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这其中的微妙变化自然也不言自明。

虽然爱奇艺嘴上不服,但其实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在其2020年5月23日更新的最新用户与会员协议中,涉及此案的相关条款要么被删除,要么则已经修改。例如此前在《VIP协议》导言中的第二款约定,“双方同意前述免责、限制条款不属于《合同法》第40条规定的……的条款,您不会以爱奇艺未尽到合理提示为由声称协议中条款非法或无效”的条款,已经被删除。

针对这条款的删除,我们三易生活采访了湖北立丰律师事务所的李伯然律师。他认为,“(爱奇艺)排除了合同法第四十条关于格式条款效力的强制性规定。同时,该格式条款要求用户承诺放弃以“爱奇艺公司未尽到合理提示义务”为由而主张格式条款非法或无效,属于用格式条款的形式来拟制其已尽到法定义务的情形。根据《民法总则》及《合同法》的有关规定,上述格式条款内容应当无效”。

就像此案判决书中所提及,“服务于需求的产业模式,是应当被包容的,企业在此基础上推出的差异化、配适型的个性化服务并由此探索新的视频排播方式并不为法律所禁止。但是商业模式的健康发展和运行必须建立在遵循商业条款、尊重用户感受,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的基础之上。”

由于用户有着多元化的需求,因此推出不同价格的服务类型,显然属于正常商业行为,但随意解读合同条款且拒不兑现服务承诺,则显然有着践踏公平的嫌疑。当用户对“超前点播”表达厌恶时,难道是为了提前观看大结局需要支付的几十块钱肉痛?显然不是,大多数人所厌烦的可能是企业对于用户的傲慢。

事实上,爱奇艺方面对于用户权利的漠视,在此次案件的庭审中也体现得淋漓尽致。根据当事人吴声威在微博上的表述,对方在庭审中将其观影记录拿了出来。对此爱奇艺方面则回应称,“本次诉讼中提交的信息是基于根据法律法规和诉讼需要,仅向法庭提供,以便法官更好地了解事实,爱奇艺会确保吴某的观影信息不会流向任何第三方”。

然而根据我国《网络安全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网络运营者不得泄露、篡改、毁损其收集的个人信息;未经被收集者同意,不得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亦或是根据最新的《民法典》,个人信息未经授权与许可均不得非法使用。

观影记录与用户登录记录一样显然都属于用户隐私,爱奇艺方面即便认为有必要让法庭知悉这些信息,也需要向司法机关申请后才调取。这就像此前中信银行泄露用户账户的事件一样,虽然其拥有池子的交易明细,但要使用却需要客户本人或司法机关的授权,毕竟平台方保管用户的隐私信息,并不代表就有了用户隐私的所有权。

在这场官司的诉讼、庭审,以及判决结果来看,爱奇艺方面的态度大家自然也有目共睹。在其他企业强调“客户第一”与“用户为本”的时候,爱奇艺秉承的行为准则却好像不是这样。当然,对于企业的经营策略外人无从指摘,但我们担心的其实是作为国内知名的视频平台,爱奇艺这种漠视用户权益的态度,在某种意义上或许也是在为盗版塑造合理性。

看盗版为什么不好?因为法律告诉我们要支持正版。并且在经过了多年的不懈努力之后,如今大多数用户的版权意识是在不断觉醒的,而消费者之所以支持正版,是因为在尊重版权人的劳动成果,以购买会员这类增值服务为代表的正向激励,也推动了各行各业原创者创作出更好的作品,使得用户可以享受到更多优质的内容,这无疑也是全球通行的模式。

可是在以《庆余年》为代表的超前点播中,消费者用付费尽到义务之后,却没有享受到相关视频网站所提供的完整服务,让购买了会员的用户成为了“正版受害者”。因此有网友就表示,“可以为了尊重版权开VIP,但也会为了超前点播去看盗版”。

尽管我国并未采用判例法制度,一场诉讼的结果不会成为法官做出判决的参考与依据,但是根据李伯然律师的说法,判决生效后,根据这一判决,其他与吴声威同类型的爱奇艺会员(2019年12月8日之前开通爱奇艺会员的消费者),也可以据此享有同等权益,在购买会员服务后更新的“付费超前点播”条款对这部分用将不发生效力,爱奇艺方面也应继续提供原有的会员权益。

因此如果有与吴声威一样的“受害者”,那么大家也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权利。而当积极维护自身利益的消费者足够多时,类似爱奇艺这样的企业在未来做出影响用户权益的决策时,也将会更加严格的以法律为准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