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3个月前与Ouster合并后,激光雷达明星公司Velodyne迎来了自己的终局——双方合并后的公司

人事方面,Ouster收了Velodyne的核心团队,合并后的公司将削减100到200个工作岗位,主要是大量重叠的运营岗位,Ouster的员工规模由原先的280人左右扩张到350人;Velodyne高管层也被大清洗,合并完后的领导团队,除了原Velodyne首席财务官留任、首席执行官Ted Tewksbury将担任合并后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外,其余人员全部出局。

另外,Ouster和Velodyne合并后的公司没有合并生产的计划。Ouster首席执行官Angus Pacala表示,“Velodyne在泰国与Fabrinet合作生产,距离Ouster一直使用的Benchmark制造工厂大约一个半小时。我们打算继续与双方的合作伙伴合作。”这意味着,Velodyne的供应商将订单不保。

2022年四季度以来,海外激光雷达行业正经历暴力洗盘期。期间,第一批激光雷达公司如Ibeo、Quanergy先后宣布破产。Velodyne是开创了车载激光雷达的行业先驱,一度把握行业垄断权。它走到这一步早有暗示。

2022年11月,两大激光雷达上市公司Velodyne和Ouster确认以全股票方式合并,以改善现金流。Pacala在首次宣布合并交易时便表示,自己将继续领导合并后的公司。

据了解,Velodyne和Ouster第二季度分别亏损4430万美元和2800万美元。不过Ouster的产品已可以“回本”,该公司保持着正毛利率已有一段时间。

当地时间2月10日,Velodyne的股东投票通过了这笔合并交易。Velodyne股东持有的每股Velodyne股票可以换取Ouster 0.8204股股票,根据去年11月交易首次宣布时各自公司的股价计算,溢价约7.8%。

根据年终数据,Ouster、Velodyne合并后的公司将拥有超过850家客户、丰富的专利组合以及约3.15亿美元的现金。对于尚未盈利的公司来说,在这个越来越难以筹集到资金的市场上,这笔现金至关重要。

Pacala也确定了新的战略路线,不再聚焦于自动驾驶汽车,而是扩展到智能基础设施,更重视自己在智慧交通基建中的作用,“智能基础设施很有可能在未来五年内成为我们最大的垂直领域,如果你看看交通系统、安全系统的既定收入基础,它是巨大的。这比汽车摄像头和雷达公司产生的收入要多得多。”他说。

智能基础设施即城市智能交通管理、安全系统的相关硬件,类似于车联网路端建设。帕卡拉甚至表示,自动驾驶汽车和ADAS不是可以为激光雷达公司创造收入的垂直领域,无论是在今天还是在2024年或2025年。

更宽阔的应用领域、更精悍的团队、更健康的资产负债表、更多的合作伙伴能否能让Ouster迎来新生?

Pacala指出,“我们不仅通过合并增加了两家公司的营收基础,而且利润率都保持正数。”重要的是,在Velodyne最近改变了合同制造安排后,该公司的毛利率也开始转为正数。“这对合并和合并后的业务实力来说意义重大,”Pacala说道。

不过另一边,国内成本低廉的车规级激光雷达层出不穷。华为、大疆、速腾、禾赛等厂商的产品均具备技术实力且符合车规级要求,业内也掀起了上车潮。车规级产品一般具有较高的质量保证,自然可以选择扩展到智能基础设施端。面对这些后来的竞争对手,Ouster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