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国际足联官方杂志《FIFAMagazine》2021年8月号披露的数据:在国际足联全球207个会员中,中国足球受众高达2.6千万人,牢牢占据第一名的宝座。而在广州乃至泛珠三角的跨境电商圈子,就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爱生活、爱工作、更爱足球。对他们而言,踢球不仅仅只是90分钟的运动,更是不服输精神的最好展现。)

在人们的成长过程中,运动是不可或缺的一环,它不仅能达到强身健体的效果,更是建立社交友谊的桥梁,正所谓“生命在于运动,运动增进友谊”。

在现代社会中,最为流行的运动非足球莫属。据国际足联官方杂志《FIFAMagazine》2021年8月号披露的数据:在国际足联全球207个会员中,中国足球受众高达2.6千万人,牢牢占据第一名的宝座。

足球之所以风靡全球,使得男女老少皆为其着迷,究其原因,与其激烈的全方位对抗,包括速度、力量、技巧、体力、身体对抗离不开关系。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团队配合。

而在广州乃至泛珠三角的跨境电商圈子,就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爱生活、爱工作、更爱足球。对他们而言,踢球不仅仅只是90分钟的运动,更是不服输精神的最好展现。

出于共同的理想和爱好,他们在机缘巧合之下走到了一起,“没有什么烦恼是一场球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场。”

大家可能会好奇,为什么俱乐部的名字要叫“1880”,这其中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其实,1880的背后隐藏着俱乐部成员的两大愿望:第一,从18岁踢到80岁;第二,就是他们进入跨境电商行业的初心“要帮帮你”。

(摘要:在种种因素的共同推动之下,广州得以发展为与深圳遥相呼应的华南地区跨境电商双子星。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9年,广州跨境电商总值达到444.4亿,同比增长80.1%,居全国第一。广州1880跨境电商足球俱乐部的成员们,就是从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他们来自天南地北,却因共同的志向和爱好聚到了一起。)

2022年1月12日,在全球新兴市场跨境电商交流会上,APEC电子商务工商联盟专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王健向与会嘉宾和媒体透露了一组数据:近年来,广东跨境电商占全国份额将近78%,直邮出口模式占到96%;13个地市获得了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资格;2020年,广东进出口规模稳居全国第一,所占份额为全国的22%;至少存在4000家线上综合服务平台,跨境电商产业园的数量在25个以上。

早在两千多年前的西汉时期,广州(当时称“番禺”)就是中国对外贸易的重镇,《汉书·地理志》里就曾记载道“中国往商贾者多取富焉,番禺,其一都会也”。

18世纪中叶,清朝实行“一口通商”政策,广州成为这一时期中国与欧美双边贸易和文化交流的中心,甚至得到了“金山珠海,天子南库”的美誉,其风头之盛,可谓一时无两。

改革开放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着“中国外贸第一省”的地位。据广东省统计局公布的《建国60年广东对外贸易发展情况综述》数据:1986—2021年,广东省出口总额连续35年排名全国第一。

虽说这是广东全省城市共同奋斗的结果,但广州既有历史形成的商业地位、毗邻港澳的地理位置,又有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在这过程中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进入21世纪,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电商经济出现是历史的必然选择,而广州作为千年商业之都,搞起跨境电商也是游刃有余。广州不仅具有优良的港口、品类丰富的产品供应链;全球排名前三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也近在咫尺。

在种种因素的共同推动之下,广州得以发展为与深圳遥相呼应的华南地区跨境电商双子星。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9年,广州跨境电商总值达到444.4亿,同比增长80.1%,居全国第一。

广州1880跨境电商足球俱乐部的成员们,就是从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他们来自天南地北,却因共同的志向和爱好聚到了一起。

在1880俱乐部里,来自广州蒲世蓓的林国辉与来自广州源逢贸易的穆铁良,就是两个资深的老广漂,在广州创业、定居的时间均超过10年。

而就在他们俩进入跨境电商行业之后不久,2013年,1880俱乐部正式成立。谈及俱乐部的历史,据球队内资历深厚的穆铁良介绍,1880成立的初衷并不复杂,更没有商业化的考量,强身健体,寓运动于娱乐,仅此而已。

在球队9年的发展历程中,成员数由最初的两三个,增加到如今的65个,在某种程度上也许说明,1880已经成为华南跨境电商卖家群体里的一个“品牌”。

当然,随着球队规模的壮大,圈子也就自然形成,各种踢球以外的事务都需要有人打理。在俱乐部里,受过体校足球专业训练的穆铁良当仁不让地拿下了球队队长的角色,绿茵场上的大小事项都归他处理;而林国辉则充当了球队大管家的角色:要钱,找他;组酒局,也找他。

俗线俱乐部的存在却仿佛打破了这种常规认识,一般来说,能介绍给亲人认识的朋友,大都是彼此的莫逆之交,在1880俱乐部的年会,带上家人出席是成员们的传统。也许对他们来说,踢出来的感情,往往比吃出来、喝出来的更线年跨境电商行业的整体发展形势,穆铁良与林国辉充分体现出了运动员的乐观主义精神,他们纷纷表示“今年过得还行。”

“今年我们反而增员了,在我看来人才沉淀跟对行业的认知是最重要的。”在林国辉的考量里,营销永远不是卖家需要花最多时间和精力的部分,因为跨境电商始终是以人为本的行业,新老交替并不罕见,但新人能不能做到青出于蓝,这是他最为关心的。

而穆铁良给卖家的建议则是走产品差异化路线:“跨境电商发展到现在,存在的最大问题之一是产品模式的同质化竞争非常激烈。如果卖家能推出一些差异化产品,这将前途无限。”

2020-2021年,跨境电商最割裂的事实无疑是:舆论对行业的过度吹捧跟新卖家入行的艰难度日。

而在这背后隐藏的逻辑是:在疫情初期海外消费者供过于求的阶段结束以后,新卖家将直面老卖家的冲击,这中间两者相差的不仅仅是经验,还有长时间积累下来的品牌知名度与忠诚度。

如同穆铁良所说,无论新老卖家,不能提供足够差异化产品的,终将在市场上陷入劣势,但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卖家还能支撑得更久一些;新卖家要想存活,就得投入更多资源,并做好详细的市场调研。

足球俱乐部穆铁良/林国辉:真挚共赢是凝聚广州跨境电商核心(摘要:2021年2月,经济日报与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共同发布《创业企业调查(三期)报告》,报告显示,接受了高等教育的中青年男性是创业的主体。其中,36岁至44岁的创业者占39.6%,26岁至35岁的创业者占35.4%。因此,30-50岁之间,是创业的黄金年龄,此时的意向创业者往往积累了一定的行业经验和社会资源,既不过分冲动,也不过分保守,对新事物往往采取开放和辩证的思维看待,因而更能把握住机遇。)

尽管梅西尚未退役,但他已是不少足球迷心中无可争议的球王。在很多人看来,像梅西这样的球员,其团队战术必然是以他为绝对核心,队友只要当好工具人的角色即可。

但在2021年9月的一场大巴黎对阵曼城的欧冠小组赛上,为了防住曼城的任意球,梅西甘愿充当“卧草式人墙”,而这本应是球队新人该干的活。

梅西的行为充分诠释什么是团队精神:在团队里,成员不分高低贵贱,只有分工不同。足球是一项11个人的运动,也是一荣俱荣的运动。

1880足球俱乐部也是如此,大家既然有缘聚到一起,球场上可能是针锋相对的对手,换下球衣,就是可以互诉衷情的好兄弟。1880的成员之间存在一种共识:真挚共赢,是凝聚这个集体,也是凝聚整个广州跨境电商行业的核心。

《论语·为政篇》道: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从现实的角度解析,30岁之前,意向创业者对行业的理解和所积累的经验尚显稚嫩;50岁之后,又往往会被汰弱留强的社会磨平身上的棱角。

2021年2月,经济日报与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发布了两家共同编撰的《创业企业调查(三期)报告》,数据显示:接受了高等教育的中青年男性是创业的主体。其中,36岁至44岁的创业者占39.6%,26岁至35岁的创业者占35.4%。

因此,30—50岁之间,是创业的黄金年龄,此时的意向创业者往往积累了一定的行业经验和社会资源,既不过分冲动,也不过分保守,对新事物往往采取开放和辩证的思维看待,因而更能把握住机遇。

36岁的穆铁良和41岁的林国辉,正处于创业者的黄金世代。但不可否认的是,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的压力摊在每一个人身上,而2021年中国跨境电商的整体发展,确实让人感到有些迷茫。

行业内一种声音认为:如果卖家觉得确实做不下去了,何不干脆把账号卖了?行情好能融个几千万,行情一般也能拿回几百万,无论怎样总比账号烂在手上要好得多。

对此,林国辉笑言,“没必要,我们公司名字跟我品牌是相同的,卖了品牌,甚至卖了公司,差不多相当于把人生给卖了。”

穆铁良和林国辉,都是已经在跨境电商行业摸爬滚打接近10年的老跨境人。可以说,他们的人脉、资源、个人声望已经跟跨境电商行业深度融合,为了几百万、几千万而退出,怎么看都有些得不偿失。

更重要的问题是,在当前全球整体的经济环境下,中生代重新创业的风险很大,这是穆铁良和林国辉为代表的中生代跨境卖家面临的现状。为此,他们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坚持,坚定守住,就有希望。

最近几年,广州,甚至华南地区的跨境电商行业在经营上存在一个较为显著的问题,那就是人才紧缺。

中智咨询数据中心发布了《2021年中国(新)一线城市薪酬性价比排行榜》公布的数据显示:城市薪酬性价比最高的城市,排名前五的是成都(1.25)、重庆(1.23)、苏州(1.21)、天津(1.20)、宁波(1.20);而广州、北京、上海、深圳这四大一线名。

以上数据说明,在同等收入水平下,一线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反而不及成都、重庆、苏州等非一线城市。

再者说,收入水平只是吸引人才的基本硬件,更重要的是卖家要从思想上认识到人才的重要性、为他们提供充分发挥才华的空间。

人才对跨境电商行业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因为跨境电商拼到最后,拼的始终是人,再先进的技术最终还得由人来操控,尖端人才对卖家上层建筑的构建往往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除了人才以外,供应链不稳定、产品同质化、现金流断裂等现象也是一直困扰着跨境电商卖家的老大难;而最近出现的监管、合规问题,一时之间也让卖家压力陡然增大。

卖家在公司,是老板,也是管理层,要对员工的生计负责;在家庭,是丈夫,也是父亲,有责任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但人终究不是机器,庞大的压力需要有生理和精神上的宣泄口。出于这个目的,1880足球俱乐部应运而生,它的出现,让卖家拥有了一个可以大声欢笑、放声大哭的场所。

“在球队里,我们会分享彼此的喜悦和悲伤。无论是新买车子的、新买房子的还是生了孩子的,我们都会一起庆祝。”穆铁良道。

足球俱乐部李慧峰/陈文杰/吕伟鹏:周二必须踢球跨境电商行业震荡的2021年(摘要: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增加了31.1%,达到1.69万亿元,这其中出口,达到1.12万亿元;2021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1.98万亿元,增长15%;其中出口1.44万亿元,增长24.5%。吕伟鹏表示:“与疫情前相比,后疫情时代的跨境电商行业竞争将愈发激烈。”举个例子,2021年之前做独立站的卖家,或许还能闷声发大财,但现在才开始布置入局的卖家,必然面临更为激烈的竞争。)

管理学理论中有一句名言:一匹狼领导的一群羊能打败一只羊领导的一群狼;在军事领域同样如此,所谓“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

尽管英雄史观早已被证明是唯心主义历史观,但谁也不能否认,出色的领导者将带领团队登上更高阶层。

对一个团队而言,领导者往往充当其团队灵魂的角色,其能力、性格、管理风格都将对团队产生深刻的影响。

当下,1880俱乐部成员之间彼此看似合作无间,铁板一块。但据来自深圳万邑通的陈文杰介绍,球队之所以能越做越好,还得归功于球队队长穆铁良和1880俱乐部主席,来自广州盛为科技的李慧峰。

早在2013年便已加入球队的陈文杰透露,球队的初创阶段,其实跟一盘散沙无甚区别。穆铁良和李慧峰,一个管场上,一个管场下,慢慢地将所有球队成员凝聚在一起。

随着俱乐部的发展、壮大,想要加入球队的卖家也日渐增多,但球队对成员的资格考核还是有一套标准的,比如说你是否真的纯粹地热爱足球、跟成员整体调性是否匹配等。

但是,李慧峰作为俱乐部主席,对每一位正式成员都非常照顾,除了经常带队去他的公司学习财务管理之外,还会动员大家互相分享资讯,在一次次互帮互助中锻造出彼此的信任和友谊。

来自广东中鹏供应链的吕伟鹏认为:在1880足球俱乐部里,无论是踢足球还是做生意,没有竞争对手,也不存在所谓的偷师学艺,有的只是相互认可、共同进步,“每周周二,任何工作都能推,只有踢球这件事,从不推辞。”

“事实上,这也是我们整支球队的常态。以我为例,每逢周二下午,公司从不给我安排重要的会议或客户来访。”李慧峰补充道。

对1880俱乐部的成员们来说,绿茵场是能让他们暂时放下生活重担的乌托邦。然而,当度过了愉快的周二下午之后,他们仍将回归到家庭和职场之中。

作为各自公司的管理层,他们又将如何看待跨境电商在2021年的大震荡,或者说大变局?

去年,一场平台主导的合规风暴客观上整顿了中国跨境圈的行业风气,但客观上确实让中国卖家,尤其是深圳卖家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以致于在2021年8月,深圳市商务局发布了《关于组织开展2021年度中央外经贸发展专项资金支持事项申报工作的通知》,鼓励跨境电商企业自建独立站,并给予最高200万元的补贴。

然而,对于跨境电商卖家叫苦连天的现象,李慧峰却有另外一番见解,“由于跨境电商行业尚处于快速增长阶段,因此为数不少的卖家抱着急功近利心态入场的,这部分卖家也许不是没赚到钱,而是挣多少投多少,追求更好的发展,步子迈得大,就很容易陷入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困境。”

对于李慧峰的意见,陈文杰也表示赞同,“卖家认为的2021年行情不好,更多是站在2020年疫情造就的历史性爆发机遇之上,但这并不准确,加大投入不一定能立马看到成效,反而会让卖家背负的压力陡然增大。”

而事实正如陈文杰所分析,跨境电商行业2021年的增长相较于2020年,确实有一定幅度的回落。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增加了31.1%,达到1.69万亿元,这其中出口,达到1.12万亿元;2021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1.98万亿元,增长15%;其中出口1.44万亿元,增长24.5%。

吕伟鹏也表示:“与疫情前相比,后疫情时代的跨境电商行业竞争将愈发激烈。”举个例子,2021年之前做独立站的卖家,或许还能闷声发大财,但现在才开始布置入局的卖家,必然面临更为激烈的竞争。

权威数据预测,目前中国独立站卖家数量大约有10~12万,未来三年将有一批平台卖家、B2B外贸卖家、国内电商卖家涌入独立站,预计届时中国独立站卖家数量将超过50万,交易规模将迈入10000亿大关。

在客观的困难面前,1880俱乐部的成员们却是颇为无畏,正如他们在球场上的表现一样,“以我自身经历为例,2007年啥也不懂的情况下,拿着2000块钱就创办了盛为。”李慧峰说道。

李慧峰坦言,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跨境电商仍是不错的投资赛道,只是对卖家的能力、资金、管理、物流等各个方面都有一定的要求。

足球俱乐部李慧峰/陈文杰/吕伟鹏:唱好或唱衰跨境电商行业前行关键差异竞争力(摘要:2021年,不同卖家对跨境电商的前景看法往往截然不同,既有像李慧峰、陈文杰等人一样,保持着革命乐观主义的;也有在航运危机、合规风暴等客观困难之下退缩不前,甚至另谋出路的。据网经社电商研究中心公布的《2021年中国跨境电商投融资数据报告》,2021年,跨境电商融资总金额为207亿元,比去年同期的70.9亿元上升191.96%。但Adobe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黑五的在线亿美元,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黑五线上成交额出现同比负增长。)

俗话说,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同一事物不同观点的看法和讨论,是推动、加深社会对相关事物认识的必经之路。

跨境电商行业同样如此,2021年,不同卖家对跨境电商的前景看法往往截然不同,既有像李慧峰、陈文杰等人一样,保持着革命乐观主义的;也有在航运危机、合规风暴等客观困难之下退缩不前,甚至另谋出路的。

据网经社电商研究中心公布的《2021年中国跨境电商投融资数据报告》,2021年,跨境电商融资事件总数为77起,同比增长133.33%;融资总金额为207亿元,比去年同期的70.9亿元上升191.96%,说明投资领域对跨境电商还是比较看好。

但Adobe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黑五的在线亿美元,Adobe还透露,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黑五线上成交额出现同比负增长。

集装箱全球综合指数也表明:2021年,从中国运往美国西海岸的集装箱货柜的单价从2000美元涨到了20000美元,涨幅达到惊人的900%。

在种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跨境电商卖家的流入始终大于流出,原因之一是其吸引了不少来自国内互联网行业、国内电商行业甚至开工厂的新卖家。他们的经营风格有时令原有的跨境电商卖家感到无所适从,比如说大笔地融资或不计成本地挖人。

但行业内不乏资深卖家,他们对这批跨界来的同行搞出的大动静其实并没有多在意,更谈不上畏惧。

吕伟鹏的观点是:“术业有专攻”。当前,为数不少的跨界卖家对跨境电商的认识还停留在不断地割韭菜的阶段,入场之前对整体的经营方向也没有详细规划,而如何规划投入的大笔资金,不仅是跨界的跨境电商卖家,还是所有土著卖家该认真思考的重点。

“我们不怕他们为了快速割韭菜而不断砸钱的打法,但如果他们有详细经营规划,产品业务明确,打算长期、稳健经营,这样的跨界卖家,反而更值得土著卖家重视。”

近几年来,具有提升物流时效、提升售后服务效率等优点的海外仓模式愈发受到卖家追捧。海关总署的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的海外仓数量已超过1800个,占地总面积超过1000万平方米。

在外人看来,在国内做海外仓貌似前途无量,但来自万邑通的陈文杰认为他们尚有可改进的空间,如果以亚马逊海外仓为行业标杆,那么中国的海外仓企业跟亚马逊差距仍然明显。

更重要的因素是人才,跨境电商行业人才紧缺已不是新鲜话题,但缺乏人才要付出的代价往往比缺乏技术更高。

“人才对海外仓卖家的重要性在于——多个仓库的管理可以借助计算机技术,但这只能起到辅助作用,管理的最终落脚点还是人。毕竟数据是死的,人才是活的。”陈文杰解释。

谈及人才这一话题,李慧峰同样有些独特的见解。他认为: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用更时髦的话来说就是“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李白在《将进酒》写道:天生我材必有用,但一个人的才能却不见得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都能发挥出来。比如说,马克思和俾斯麦都是柏林大学法律系的同届生,如果让马克思统领军队,让俾斯麦研究理论,更有可能的结局是两者都会浪费掉自身原本的天赋。

换句话说,人才虽然难得,但也要让他在合适的土壤里成长。强扭的瓜,终究不会甜。

“我喜欢阿森纳,更喜欢阿森纳主教练温格,他购买的球员不一定当时就很强,但经他之后就很符合球队调性。卖家招募人才也是如此,不是说融了3个亿,拿出5000万挖人就一定能挖到好苗子,盲目挖人反而用得好的成功率不会太高。”李慧峰说道。

总体而言,1880俱乐部的成员们对2022年整个跨境电商行业的发展还是持有较为乐观的态度,但他们基本上都存在一种共识:要想在2022年的竞争中突围而出,最重要的是找到消费者的痛点,比如说物流时效、产品功能、产品质量等,实施差异化竞争战略。

至于广告营销,只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说白了,广告只能让卖家做到“从1到2”,想要打通“从0到1”的路径,则要靠每一笔订单积累起来的品牌知名度和忠诚度。

足球俱乐部李建俊/幸文锋:做好产品是跨境出口电商卖家的唯一出路(摘要:谈及跨境电商的十年奋斗史,李建俊表示,只要坚持,就有从赛道突围的希望;同时,做好产品是跨境出口卖家的唯一出路。据国家统计局官网1月17日数据:2021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上涨9.6%,两年平均增长为6.1%。在工业生产的三大门类中,制造业增加值涨幅达9.8%。)

诚然,足球是一项11个人的运动,但从观赏性的角度看,远距离进球带来精彩、刺激的视觉效果,是足球运动之所以能吸引全世界无数球迷和观众的重要原因。

在足球运动的各个位置中,前锋担负着突破对方防线,争取射门得分的重任,像贝利、罗纳尔多、C罗等球员,都是史上最出色的前锋之一。

某种程度上说,前锋在球队中的作用,就像是定海神针,出色的前锋能给予队友安全感和信心。

在1880俱乐部里,来自佛山登宇通的李建俊,就是球队里的主力前锋。李建俊戏言“我是跨境电商行业里踢球最好的,也是足球运动里跨境电商做得最好的。”

生活中的李建俊,颇有球场上前锋的特质:果敢、坚定、工作能力强。谈及跨境电商的十年奋斗史,李建俊表示,只要坚持,就有从赛道突围的希望;同时,做好产品是跨境出口卖家的唯一出路。

据国家统计局官网1月17日数据:2021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上涨9.6%,两年平均增长为6.1%。在工业生产的三大门类中,制造业增加值涨幅达9.8%。

面对近年来诸如物流危机、合规风暴、跨界卖家等行业内外的各种挑战,李建俊走的是一条坚持提升产品质量的路,“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李建俊认为:“牛羊成群,猛兽独行”,找准适合自己的道路,并持之以恒地走下去,比起抱团取暖,乱搞一通要艰难得多,但坚持正确的道路,最终必将到达更高的层次。

2020年以来,跨境圈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当数DTC出海,随着全球电商渗透率的不断提高和物流、支付体系的完善,DTC模式在各国的交易数据均不断增长。

隽永东方公布《2021DTC企业出海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全球DTC销售额已经达到177亿美元,环比增速高达24.3%,DTC消费者占全球电商消费者的43.2%。

但李建俊坦言:知己知彼,“知己”远比“知彼”重要。“谁都有品牌梦,DTC做成功了当然打造出一个知名品牌,但我们公司在内功上和其他卖家相比有多大差距,心里还是清楚的。”

1880俱乐部自2013年创立以来,经过俱乐部主席李慧峰和球队队长穆铁良的双线悉心管理,逐渐打响了品牌知名度,也吸引了不少新成员加入,来自广州澎尼科技的幸文峰就是其中一位后起之秀。

在1880俱乐部内部,2018年才加入的幸文峰,资历在一众队员当中算是比较浅的。但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到,在球场外,幸文峰是一家500人企业的管理者。

有人可能会好奇,500多号人,每个月光发工资就已经是需要一笔庞大资金,还有租金、水电、管理等众多开支,难道单纯靠人海、靠规模就能把跨境电商做大、做强?

对此,幸文峰的看法是:“不得不承认,目前我们公司在系统技术和科技知识方面还是相当缺乏的,大量工作只能由人来完成,并在工作中同步提升员工能力。这其实也是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而公司去年也开始从量变积累到质变。”

2021年,中国跨境圈的大变动确实让很多卖家感到迷茫,物流越堵,涨价越快;监管越来越严;广告愈发显得鸡肋,部分卖家不禁疑问:跨境电商到底还能不能做下去?

关于这个问题,李建俊和幸文峰并未否认行业内客观存在的难处,而是选择从积极、正面的角度劝勉处于困惑中的卖家。

“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就像足球一样,跌落谷底自然就会反弹,而反弹的时间即将来临。”李建俊道。

“实际上,现在就像生物进化中的自然选择阶段,不能适应环境的人就会被淘汰。现阶段,对卖家而言最重要的是提升自身的抗压能力,打好基础,修炼内功,用一句话说就是做好自己。”幸文峰道。

李建俊曾打趣道:“我们其实是专业踢球的,业余时间顺便做点跨境电商的生意。”

但事实上,1880俱乐部里的每一个人,纵然都是沙场上驰骋多年的跨境老兵,跨境电商是他们的事业,而足球却是最纯粹的热爱。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生意诚可贵,酒局价更高;若为踢球故,二者皆可抛。”

“我们热爱踢球,其实不只是为了争个输赢,分个高下,更重要的是趁着年轻多在球场上挥洒热血。年纪大了之后,最让人怀念的或许不是足球,而是一起踢球的这帮兄弟。”李建俊道。

阿米跨境是中国跨境出口电商领军的内容服务智库,由阿米(程桂良)2017年创办。

2019年9月,中国跨境电商行业第一个亲赴eBay美国总部和德国总部采访的中国跨境电商智库媒体,采访文稿及视频eBay官方渠道同步推送。

2020年9月被国务院商务参事发起的《中国跨境电商50人论坛》特聘为“全球跨境电商研究院专家”。中国跨境电商50人论坛是在国务院参事室支持下通过林毅夫、汤敏等参事的大力倡导以及中国服务贸易协会的筹建,于2015年12月22日正式成立。

2020年12月15日,亚马逊全球开店2020年年度官方线上跨境峰会,唯一非卖家行业媒体智库嘉宾为数百万亚马逊中国卖家分析分享。

其运营的跨境@米show「amishow」,系拥近10万+读者、60%以上属年销售在500万美金及以上跨境电商企业决策者读者,其内容智库团队拥有15+年跨国制造出口、供应链、品牌连锁零售、跨境进出口电商实战经验,把国际零售实战、工商管理理论和跨境电商结合,形成系统决策参考内容,通过官方网站和十余个全球主流媒体全渠道矩阵输出,着力系统案例分析输出,让决策者们“终身学习、少走弯路”的跨境新商业内容服务智库。

跨境佰国《国家专辑》着眼海外赋能:100个海外国家地区的跨境创业案例剖析,已完成50+个案例分析,汇总海外跨境电商渠道智库智慧;

跨境佰城《产业计划》着眼本土赋能:在10个城市10个产品企业辅导,宁波10+企业已启动。汇总本土跨境电商产业智库智慧;

跨境佰企《500亿计划》着眼企业赋能:100个产品卖家5亿销售达成,目前300+商家候选,10+精选企业进行中;汇总企业跨境电商成长智库智慧;

跨境佰人《佰人专访》着眼行业赋能:100个国内跨境行业赋能案例剖析,已完成数百个案例分析;汇总国内跨境电商赋能智库智慧;

凡标注来源为“经济参考报”或“经济参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稿件,及电子杂志等数字媒体产品,版权均属经济参考报社,未经经济参考报社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播放。

近日,记者走访发现,新老问题叠加导致以建筑领域为代表的农民工欠薪情况仍然不少,一些地区出现案件数量反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